闪送员为平台工作两月出交通事故引发纠纷
  • 来源: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1484 次
  • 时间:
  • 2018-06-20 03:40

      闪送员李先生在从事闪送业务时发生交通事故,为享受工伤保险待遇,他将闪送平台经营者北京同城必应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。6月6日,北京市海淀法院一审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。

      同城必应科技公司为“闪送”平台的运营方。李先生自主下载“闪送”APP经注册审核后前往该公司办公场所进行考试,通过考试后成为闪送员。2016年5月29日起,他开始接单从事闪送业务并结算费用。同年7月24日,他在从事闪送业务时发生交通事故。

      李先生认为自己应该享受工伤待遇。为了证明自己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,他提交银行交易明细、工牌等证据予以证明。他说,该工牌是他通过培训、考核后由公司发放的。

      公司承认李先生持有的工牌由其发放,但否认与李先生存在劳动关系。公司称,所谓的工牌实质上是身份识别卡。为证明双方之间没有劳动关系,公司则提交了APP截屏、合作协议等证据,证明注册时APP弹出的合作协议中有“双方系商业合作关系,非劳动人事关系”的约定,且该协议不经点击同意,无法继续注册。此外,公司已经为李先生等快递员投保了商业保险。

      李先生说:“APP是朋友帮我注册的,我没有看这个协议,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 法院查明,李先生派送快件的车辆是他自行购买的。作为闪送员,他没有底薪,每单配送收益的80%归其所有,计入APP账户内,剩余20%归闪送平台。平台对李先生无工作量、在线时长、服务区域方面的限制和要求,但对每单配送时间有具体规定,超时、货物损毁时有罚款。快递员不得同时为其他平台提供服务。

      另外,“闪送”平台为快递员投保商业保险,商业保险理赔支付了李某首次医药费,但拒绝理赔二次手术费。再经查明,自2016年5月29日注册成为闪送员并开始接单至2016年7月24日发生交通事故,该期间李某共完成配送410单,平均每月超过200单,接单数远超过同期平台活跃闪送员的平均接单数;每周收入1189.2元至1717.2元间不等。

      法院认为,当事人不可以协议约定的方式排除劳动法律法规的适用。闪送平台的经营模式为通过大量提供货物运输服务来获取利润,因此,运营闪送平台的同城必应科技公司并不是信息服务公司,而是从事货物运输业务经营的公司。而闪送员的作用在于提供货物运输服务,使同城必应科技公司得以履行货物运输合同中运输货物的合同义务。

      本案中,同城必应科技公司在招聘闪送员时,对担任闪送员的条件作出了要求:李先生在进行闪送服务时需佩戴工牌,按照服务流程的具体要求提供服务。在任平台闪送员期间李先生并未从事其他工作,从事闪送员工作获取的报酬是李先生的主要劳动收入,因此,同城必应科技公司与李先生间具有从属性。综上,法院判决确认李先生与同城必应科技公司间存在劳动关系。

      该案系“互联网+”用工模式下,快递员与互联网平台间是否建立劳动关系的新型纠纷。审理本案的法官说,本判决并不代表所有闪送员都是平台员工。目前,案件在上诉期,判决尚未生效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河南工人日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:

用户名: 认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特别声明: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Copyright©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grrb@163.com 电话:0371-65865763

豫ICP备11015328号-1 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600003
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