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工伤职工维权的社会力量要继续加强
  • 来源:
  • 河南工人日报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969 次
  • 时间:
  • 2018-01-15 09:23

  帮工伤职工维权的社会力量要继续加强

 

  1月9日,《劳动午报》报道了一则农民工工作中受伤的案例。29岁的河南确山县人胡某,2015年8月应聘到北京一家保安公司当保安员,该公司又将他派到顺义区一家饭店上班。当年9月的一天晚上,他在上班时意外从楼梯上滚落并摔伤。在法律援助律师的帮助下,最终确认了劳动关系,而此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。工伤认定时胡某不能动弹,其父没文化,不知道怎么填写材料,工伤认定材料不属于法律援助内容,律师只有在工作时间之外帮胡某整理材料。2017年3月,他被认定为工伤,接着做了伤残等级鉴定。胡某的父亲找到保安公司要求赔偿,公司拒绝见面、拒不赔偿,胡某的父亲只有再请公益律师申请仲裁。按照法律规定,胡某的工伤待遇在20万元左右,但出庭的胡父感觉打官司拖时间太长,愿意15万元了结此案。仲裁员征求公司代理人的意见后,让胡父降到12万元,还说大家都省事儿。接着仲裁员又被对方叫出去,回来后说对方要求再降2000元,只能赔偿11.8万元。法援律师对胡父说:“这个调解数额与应当拿到的赔偿相差甚远,严重损害了胡某的利益。再者,仲裁员不去做对方工作反而一直劝说我们,有失公平。”调解过程中,仲裁员甚至支走律师,劝说胡父不要听律师的,律师是从中捣乱的,但胡父还是听了律师的意见。2017年12月29日,仲裁委裁决保安公司向胡某支付各项经济补偿16.6万元,这个数额远远高于调解数额。

  工伤案认定的程序比较清晰,工伤赔偿和补偿的标准也比较明确,但有规定却难以执行是工伤劳动者面临的一大难题。先是用人单位规避劳动关系,不签订劳动合同,以逃避劳动者受到工伤的责任,这种事情发生在农民工身上比较多。再就是有些用人单位对工伤职工“偷梁换柱”,隐去工伤者住院治疗的身份,为日后避免工伤赔偿做准备,等工伤职工要求赔偿时不承认有此人。三是用人单位无法回避劳动者的工伤责任,但就是不赔钱,甚至与个别执法人员沆瀣一气,乘工伤职工之危不得不妥协签订极不公平的调解协议。

  究其原因,主要是企业参加工伤保险意识不强。毕竟在大部分劳动领域里工伤事故的比例不高,可一旦出现了工伤事故,企业的赔偿数额会比较大,必然会让企业逃避赔偿责任。所以在工伤高危劳动领域,现在国家强制实现工伤保险参保,比如建筑领域的农民工,无论与谁有劳动关系,必须参加工伤保险,由建设项目部门出资为农民工参保,从根本上解决了建筑农民工工伤扯皮的现象。

  但最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有些企业参加工伤保险的意识不强,会在职工出现工伤事故后逃避责任,而企业与某些执法人互相勾结,有意缩减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,对工伤职工极不公平。而从另一方面来说,职工自身的维权知识水平确实有限,更为主要的是帮助他们维权的社会力量还不够强大,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还是要继续加强。(金备)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河南工人日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:

用户名: 认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特别声明: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Copyright©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grrb@163.com 电话:0371-65865763

豫ICP备11015328号-1 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600003
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