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不言弃的清代科举考试奇人:谢启祚耋年登第
  • 来源:
  • 史遇春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833 次
  • 时间:
  • 2018-01-05 08:55

  人生的事,其实很简单,我总结了一下,有两点:

  第一,要想有所成就,两个字:坚持;

  第二,为人处事要想圆满,两个字:耐烦。

  可是,人世间的事,又往往是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。所以,尽管简单,但是,大多数人还是无法做到。

  读清代笔记,看到一位参加科举考试一直考到九十岁的人,忽然间,思想就转变了,马上觉得,科举考试,不再是《儒林外史》中范进中举的悲剧、讽刺剧、甚至闹剧,而完全成了一出喜剧。

  一位九十多岁的老爷爷,还在兴致勃勃地参加考试,这不但是一种执着的精神,猜想,在他,大约也成了一种乐趣吧。

  下面,就看看清人笔记中是如何记述的:

  清人陈康祺在《郎潜纪闻初笔》卷六《谢启祚耋年登第》中记载了这一奇人奇事。

  清高宗乾隆(公元1736年~公元1795年)时期,粤东有一生员,名叫谢启祚。他的年纪,已经是九十八岁高龄了,但他还继续入秋闱,参加乡试。

  众所周知,乡试考中的称为“举人”。成为举人以后,才能取得参加会试的资格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明、清两代,对举人较为优待,一旦中举,就永远具有继续参加会试的资格。而且,明、清的举人,还有一个不同于前代的地方,那就是,可以因此进入仕途。

  这样一说,大家就可以理解,《儒林外史》中的范进,在未中举前,是怎样地被嫌弃;在中举后,欣喜发狂,又是如何地被抬举。

  中举,在清朝,就意味着,有了进入官场的资格和通行证。

  按照谢启祚的情况,因为奔走考场多年,又是这般地高寿,据称,按照当时的往例,他是完全可以向清廷申请,请求政府恩赐举人出身给自己的。

  每一次,清廷高级官员要将谢启祚的名姓列在申请恩赐举人出身的名单上时,谢启祚都会极力制止。他的说法是:

  “各人的科名,都是各有天数的,要看各人的命。我虽然年长了一些,但是,我写文章的手笔还未见衰颓。所以,又怎么见得我这一生就不会为老秀才们扬眉吐气呢?”

  丙午年乡试,谢启祚果然中式。

  清朝的乡试,每三年一次,逢农历的子、卯、午、酉年举行。所以,说谢启祚在丙午年乡试中中举,在年份上,没有错谬。

  查资料,基本可以确定,丙午年即乾隆五十一年(公元1786年)。

  虽然年老,虽然迟来,但还是欣喜,但还是满足。

  中举之后,谢启祚将自己晚岁中式一事比作老女出嫁,还戏作一首诗,其诗云:

  行年九十八,出嫁不胜羞。

  照镜花生靥,持梳雪满头。

  自知真处子,人号老风流。

  寄语青春女,休夸早好逑。

  诗意如画,满含喜气地写出了当时的心境:

  虽然我老人家已经九十八岁了,到这么大的年纪才嫁人,似乎应该平淡宁静了。可是,出嫁时,我还是心情荡漾,有少女一般的娇羞。

  在镜子面前端详我出嫁前的面容,笑逐颜开,我的脸庞已经盛开成了花朵。即便是不笑,这个时候,我满脸的皱纹,在镜子面前,也是自然生长的花朵了。拿起梳子,满头霜雪,这在出嫁的喜娘之中,也是独有的风致吧。

  无论他人怎么说,怎么看,我自己深知,我还是真真正正的处子,外人不知,都说我虽年老,但风流不减。老风流就老风流吧,大家高兴,这么叫也好。

  虽然年老,但,我也要出嫁,我也会成婚,我也会鸳鸯双栖蝶双飞。所以,我想对那些青春貌美的花季少女们说,你们很早就有佳偶相伴,其实,也没有什么好自夸的,我也有。

  据说,当年与谢启祚同榜中举的,还有一位十二岁的小孩子。

  在庆祝这次乡试中举的鹿鸣宴上,当时的巡抚某君有诗记录此一盛事,其中有句云:

  老人南极天边见,童子春风座上来。

  南极老人即说谢启祚,春风童子则述十二龄童。

  这被传为一时佳话。

  第二年(按上文时间推,为乾隆五十二年,公元1787年,农历辛未年,清廷的会试年。),谢启祚参加会试,清廷特别降恩,授予他司业的职衔。

  又过了三年(继续按上文推,为乾隆五十五年,公元1790年),谢启祚参加了乾隆帝的八旬寿辰庆典,并且以高年恭祝高年,此间,他被晋升为鸿胪卿。查核资料,这一年,乾隆正好八十岁。

  恭祝完乾隆的八十大寿,临行前,乾隆帝还钦赐御诗给谢启祚,以示荣宠。

  又过了十多年,谢启祚才辞世。这样算来,他享寿近一百二十岁,真是少见的人瑞啊!

  传闻,有人曾亲见过谢启祚的朱卷履历,从谢启祚的履历中得知:

  他先后娶了三位妻;收有两名妾;生育有十三个儿子、十二个女儿;有孙二十九人;曾孙三十八人;玄孙二人。

  谢启祚中举年龄之高,在清朝当是第一。他的家门鼎盛、子孙众多,恐怕在当时也难找出第二家。

  此人此事,是笔记作者陈康祺在京师时,听粤中士大夫讲给他的。

  后来,陈康祺看到德清(属浙江)俞氏(鸿渐,清末著名学者、文学家、经学家、古文字学家、书法家俞樾的父亲)《印雪轩随笔》也记载过此人此事。所以,他认为,这应该不是无稽之谈、荒诞言辞。

  从陈康祺最后的记述看,他虽然在写此人此事,但是,他还是抱了怀疑的态度,所以,他又引俞氏之载记,以正此人此事之确。

  不惟陈康祺怀疑,我也怀疑。

  资料确实记有俞氏《印雪轩随笔》四卷,但是,我没有找到该书的详细内容,如有该书者,还请不吝赐教!

  查寻资料,《清实录》乾隆朝实录中:

  乾隆五十一年(公元1786年)有:

  “谕曰:图萨布奏,本年广东省乡试,年届九十以上者三人。内谢启祚一名,已经中式举人;彭一猷中式副榜;谢璜三场完卷,未曾中式等语。除谢启祚业经中式举人外,彭一猷、谢璜俱著加恩赏给举人,准其一体会试。俾胶庠耄耋,得遂穷经素愿,以副朕加惠耆龄至意。”

  乾隆六十年(公元1795年)有:

  “谕曰:朱圭奏,翰林院检讨谢启祚,现年一百二岁,视履从容等语。谢启祚年逾百龄,精神矍铄,曾元绕膝,五代同堂,洵为昇平人瑞。著加赏编修衔,御书扁额以赐,并赏给大荷包一对,小荷包四个,所有应行建坊旌赏之处,仍著该部照例办理。”

  也就是说,公元1795年,谢启祚一百零二岁,逆推,公元1786年,中举时,谢启祚当是九十三岁。

  另《八旬万寿盛典》乾隆五十二年(公元1787年)有:

  “…其八十、九十以上之彭一猷、谢璜、叶有声、王协恭、谢启祚、涂红鹏、朱绍璧(共计四十人左右)…俱着赏给翰林院检讨衔…”

  信史可证,谢启祚其人其事,基本属实,年龄稍有差异,大概是口口相传时的失误。

  (史遇春之尘境心影的博客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upoluzhu)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河南工人日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:

用户名: 认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特别声明: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Copyright©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grrb@163.com 电话:0371-65865763

豫ICP备11015328号-1 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600003
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